公司新闻News
公司新闻
位置位置: 首页 >公司新闻 >公司新闻 >

日鋼與山鋼重組 兩萬人惦記“國家糧”

作者:AM8亚美来源:[AM8亚美公司]访问:461时间:2019-12-01

在杜雙華身份從“業主”向“租賃者”發生改變的同時,他麾下的24000名日鋼人也麵臨側重大轉型。工人們憧憬著較完善的保障時,也疑慮工資可能會下降;而科研職員則更擔心循規蹈矩的國企對科研的重視程度或不及原“東家” 。

9月13日,間隔山鋼、日鋼正式簽署重組協議恰好過往一周時間。

被重組的日鋼並沒有是以停下生產的腳步。固然是周日,但輸送鐵礦石的大貨車仍絡繹不盡地往返於廠區 ,生產車間的工人也“四班三倒”加緊生產,剛剛上馬的脫硫工程正加緊施工,這裏的一切與重組前似乎並無變化。

而在間隔日鋼廠區40公裏遠的日照市區 ,山鋼和日鋼的談判組正就資產評估、債權債務等30多項細節協議緊鑼密鼓地進行談判,其中就包括敏感的職員安置題目。

“通過我們與山鋼協商約定,山鋼承諾接受簽約之日的全部在冊員工。”在簽約以後的廠部級部署會上,杜雙華如此安撫職工 。

從民企向國企轉型,日鋼麵臨著企業性質的重大改變,而包括杜雙華在內的24000多名日鋼員工也麵臨著身份乃至事業的重大轉型。

【老板的轉型】

“從業主轉成租戶”

日鋼成立的第7年,創始人杜雙華成了本身公司的租戶。而在未來3、4年後,他或許隻能算山鋼的一個“打工仔”。

根據日鋼與山鋼達成的重組協議,在山鋼日照精品鋼基地一期投產前 ,日鋼由原治理團隊租賃經營。所以,從2009年9月6日開始,杜雙華開始了從“日鋼董事長”向“租賃者”的身份改變。

“2002年10月6號 ,我們第一次踏上日照運作籌建日鋼,到下個月正好是7周年。”在一次內部治理層會議上,杜雙華動情地表示,“大家幹得不錯,培養了日鋼,也成就了我。”

實際上,在2002年至今的7個年頭,杜雙華在董事長的職位上確實兢兢業業,也實在幹得出色。“他是一個事業狂人。”有當年跟隨杜雙華創業的日鋼員工告訴記者 ,在建設初期,日鋼曾連續遭受雨雪和非典等阻力,當時的杜雙華堅持與工人並肩作戰 ,很多人直到出鋼的慶典上才知道這個一口純正京電影的“胖子”是公司的老板。

2003年9月28日,日鋼產出第一爐鋼 ,而這距公司奠基還不到半年。僅僅一年後,日鋼年產量就超過百萬噸,當年實現銷售收進25億元;隨後,日鋼進進擴張快車道,到2008年,日鋼產鋼747.21萬噸,全年實現營業收進471.87億元,利潤卻高達60多億元,其盈利能力是並購者山鋼的7倍多。

爆炸式增加的日鋼也讓杜雙華成為一個 “有錢人”,2008年,杜雙華本人位列中國富豪榜榜眼。

“之前的成績都成為曆史了。”在簽訂重組協議以後,杜雙華對過往做了總結,同時也對本身的身份作了從頭界定,“我們原治理團隊將作為租賃方繼續經營理日鋼資產。”

“從業主轉為租戶。”有日鋼員工如此形象地形容本身的老板,而這個租戶的身份也不能長久維持,當日照精品鋼基地一期投產時,杜雙華的身份又將從租戶轉為打工仔。“這個過程短則3年,長則4年。”杜雙華本身表示。

【事業的轉型】

杜雙華或投身鋼鐵下遊領域

“還沒打算。”簽署重組協議後的杜雙華已很少出現在日鋼廠區,9月10日,記者在日鋼廠區與他進行了手機通話 ,杜的聲音略顯疲憊,對於未來的打算僅僅是一句“再說吧”。

關於杜雙華的未來,此前媒體已做出了很多展看,諸如轉行從事投資領域和收購其他鋼鐵企業都被無數次提及,但杜雙華對於日鋼的感情卻非常炙熱。“單純的重組我是不情願的,誰也不願意把基業讓別人治理。”固然國家《鋼鐵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》和《山東省鋼鐵產業調整振興規劃》都提到了“日照鋼鐵基地”,但杜雙華仍然希看通過努力抵製並購 。

但建廠時曾獲得當局大力扶持的日鋼卻發現當地當局已明顯 “疏遠”了本身,日鋼在銀行貸款、企業用地、環保審批、水電保障等本來比較輕易的事情上開始遭受重重阻力。2008年6月11日,國家環保部直接以“未經過環評”為由 ,叫停了日鋼已上馬、總投資78億元的熱軋板帶配套技改項目。“日鋼不是日照的企業,它是河北人的企業。”在和記者聊天時,有日照當地確當局官員甚至如此對記者表示。

“日鋼的發展比較激進。”有熟悉日鋼確當地專家告訴記者,日鋼在土地租賃、環保設施及高爐、轉爐設備等方麵存在一定的漏洞。“土地(租賃)手續不全,這幾年與當地村民發生過糾紛;環保設施欠缺,省當局也多次唆使日鋼重視環保。”

多年的行業經驗無疑也讓杜雙華充分熟悉到這一點,但這也讓他對鋼鐵行業萌生退意 。“以杜總的性格,租賃期結束後離開日鋼是必然的,但將來未必是繼續從事鋼鐵行業。”有要求匿名的日鋼治理層人士向記者透露 ,在山鋼重組日鋼難以逆轉時,杜雙華已對受國家政策影響較大的鋼鐵行業失往信心 。“再收購中小鋼企 ,誰能擔保能與當局規劃完全不發生偏離呢?”

“杜總比來沒來公司 。”日鋼接待處的一名女士告訴記者,在9月7日傳達完重組精神後,杜雙華就沒在日鋼總部出現過。“我們在外地還有幾家鋼管廠 ,杜總現在的精力首要在那裏 。”

日鋼秘書處主任趙永欽向記者證實,在外地的鋼管廠一共有6家,總產量約為300萬噸,這6個鋼管廠是京華創新團體旗下的企業 ,不在此越日鋼重組範疇之列。此外,未在重組之列的還有河北衡水房產置業公司和河北京華化工廠。

“我以為杜總會投身鋼管等鋼鐵下遊建材產品。”上述日鋼治理人士表示 ,和房地產、化工等領域相比,杜雙華更熟悉鋼鐵行業,他也最有可能在與鋼鐵相關的領域發力。

盡管杜雙華對於未來似乎並沒有明確的計劃,但在重組後的廠部以上幹部會上,他首次作出了“團隊撤出日照”的假設 。已過不惑之年的杜雙華在日鋼的影響力正逐步淡弱,而在未來的3~5年,他甚至可能成為徹頭徹尾的局外人。隨著日鋼被全麵接收,一個作為鋼鐵製造商的杜雙華可能將從人們的視線裏消失,但誰有能擔保今後他不會以其他領域的巨頭形象出現在人們眼前呢?

【工人的轉型】

較高保障較高工資或難得兼

“麻煩問問廠裏還要不要人。這一重組,職工可都端上鐵飯碗啦。”在得知記者的來意後,開出租車的高越嶺很是興奮。往年年底,日鋼原職工高越嶺下了崗,並用多年的積蓄買了一輛二手桑塔納,專門從車站向日鋼拉客。“我是公司的勞務工,所以被裁了,正式工是不會裁的。”

日鋼秘書處主任趙永欽也向記者證實,日鋼現有職工24000人,其中在冊的正式工12000多人,剩下的是通過勞務公司雇用的勞務工。

“山鋼團體承諾接收簽約之日的全部在冊員工,並妥善解決勞務工題目。”在重組後的協調會上,杜雙華對職員安置作出解釋。

“妥善解決是如何解決?”9月13日傍晚 ,日鋼職工公寓的空地上一群勞務工正在進行激烈的討論。和正式工相比,他們的工資和福利要低了不少。“他們的工資和保險是由勞務公司發放 ,跟我們沒有直接關係。”趙永欽表示。

而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這些堅持“四班三倒”的工人在經過勞務公司之手拿到工資後,月收進基本不超過2000元,而他們的工作也首要集中在燒結、煉鋼等辛勞工種。“少的月份隻有1300多吧。”有勞務工向記者透露。

“我打聽了,山鋼沒有勞務工,我們可能也會轉正。”這話固然隻是揣測,但仍然迎來一片讚成和附和,對於這些工人來說,山鋼重組給他們帶來一個轉正的憧憬。

和12000名勞務工一樣,占有日鋼半壁山河的正式工對所謂的“吃國家糧”同樣愛好滿滿。“在民企幹 ,我們基本都是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,還不敢抱怨 。”日鋼動力廠一名職員向記者抱怨,固然工資待遇比臨時工高,但“一天到晚提心吊膽”。“公司要求24小時開機,我們主任由於手機欠費沒能接領導電話就被罰了100塊,現在休假看見公司的電話就害怕。”

“最首要是有保障。”工人們對山鋼的重組似乎非常歡迎,“國企最少不會輕易‘開’人吧?”一名往年底被辭退的員工向記者抱怨,“前年貸款買了屋子,丟了工作還不起房貸,隻好又把屋子賣了。”

固然對重組持歡迎態度,但員工們也對未來的收進心懷忐忑。“國企的工資分等級,恐怕沒有我們的收進高。”在采訪過程中,幾乎所有受訪的正式工都對未來的收進表達了疑慮 。而記者在致電山鋼旗下濟鋼、萊鋼時獲得的情況似乎也能印證這一點:上述兩公司員工的最低工資基本維持在2000元擺布,而日鋼正式工的最低均勻工資在3000元擺布。

【科研職員的轉型】

部分科研職員醞釀走人?

一些高級科研職員則對未來的國企身份並不 “感冒”。“除非能走上國企的行政崗位 ,否則一輩子沒出息。”9月12日晚,已成為日鋼分廠工程師的王嶽陽在日鋼家屬區的小廣場向記者表示,日鋼的效益好,科研職員的工資和獎金非常豐厚;而國企循規蹈矩,對科研的重視程度明顯不及民營企業 ,他在國營鋼企上班的大學同學的年收進隻有他的三分之一。

“我可能會選擇跳槽。”王嶽陽說這不僅是他個人的想法,日鋼很多科研職員私下裏都在醞釀三五年內走人,“我們很難處理國企裏複雜的人際關係,還是往民企好。”

“如何樣,能進人嗎?”在記者采訪的4個多小時裏 ,高越嶺一向在日鋼門口守候,和那12000名苦苦守候的勞務工一樣,他也希看能“吃上國家糧”。

“正式工全部接受,勞務工還在研究。”山鋼團體日照公司人士在接受接著采訪時表示,“我們會妥善安排所有日鋼員工。” (逐日經濟新聞)

Copyright @ 2018-2020 河北AM8亚美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冀 ICP备08101654号

 
QQ在线咨询
客服热线
052-97977191